知名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万方数据,维普,龙源期刊网

主管: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云南省委员会

你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从文化心理角度透视粤语中的禁忌语

青年与社会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云南省委员会

主办单位:青年与社会杂志社

编辑出版:《青年与社会》杂志社

国内刊号:CN 53-1037/C

国际刊号:ISSN 1006-9682

邮发代号:64-38

出版周期:旬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发行范围:国内外公开发行

投稿邮箱 :qnysh@qnyshzzs.com

在线编辑QQ :1951404478

《青年与社会》
投稿邮箱:qnysh@qnyshzzs.com
编辑在线: 1951404478
新闻动态

从文化心理角度透视粤语中的禁忌语


发布时间:2020/02/14 阅读数:62

  禁忌语本是古时人们的迷信说法,不同场合有不同的禁忌。不同地域有不同的禁忌语,粤语中自然也存在着一种富有地方特色的禁忌语。省港地区由于商业发达,讲求吉利,所以粤语禁忌语在各方言中数量尤其多。

  禁忌语反映人们趋吉避凶的心理

  按照意义和读音,粤语中的禁忌语可以分为两类:意义禁忌语和谐音禁忌语。

  意义禁忌语是指在一定的社会习俗下,由于某一词语的词义容易让人联想到不祥的事物,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多采用与此相关或相反的字词进行避讳的一种语言禁忌现象。例如,“猪血”“见血”,“血”有“人或动物体内循环系统的红色的不透明液体”的义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血光之灾,不吉利,又由于传说中“红”能辟邪驱鬼,所以粤语中不说“血”,“见血”称为“见红”,“猪血”称为“猪红”;“苦瓜”,“苦”有“辛苦、艰苦”的义项,所以广东人称“苦瓜”为“凉瓜”。广东还有一种消暑的“苦药”,粤语中称为“凉茶”;“气死我”“笑死我”,为避讳“死亡”,广东人也分别用“激生我”“笑生我”来避讳。

  谐音禁忌语是指在一定的社会习俗下,由于某一词语的读音容易让人联想到不祥的事物,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多采用与此读音相近或相关的字词进行避讳的一种语言禁忌现象。例如,“空空如也”“空房子”,粤语中的“空”与“凶”同音,“凶”字不吉利,因而凡与“空”相关的词语都要用“吉”来代替,所以广东人把“空房子”改称为“吉屋”;粤语中的“杠”和“降”同音,“降”就是减少,不吉利,所以“杠”就改称为“升”,广东出名的“竹杠面”一般称为“竹升面”;粤语中的“伞”与“散”同音,容易联想到失去,所以广东人把“伞”改称为“遮”,“雨伞”也因此称为“雨遮”。

  禁忌语通过替换贬义词实现

  在人际交往中,人们有时需要表达不祥的内容,所以便要运用另一些褒义或中性词来代替。

  这种变通的表述方法主要有以下两种:一是用反义语来替换不吉的词语,如广东人把晚上关门停止营业称为“打烊”。店家忌“关门”,含有破产倒闭的意思。“烊”的意思是熔化金属。古时店家白天收的都是碎银子,晚上得把它们熔化了铸成大元宝,所以要“打烊”。“打烊”的意思不仅不是关张,简直就是招财进宝。即使当真破了产,也不能叫“关门”,得叫“歇业”,意思是先歇会儿,从头再来。二是用相关或相近的事物名称来代替。如粤语中的“棺材”一般称为“寿木”,以此来避讳“死亡”义;“鸡爪”改称为“凤爪”,因为生肖中的“鸡”被誉为“小凤”。

  商业文化深刻影响粤语禁忌语

  语言不仅是文化的载体,同时也受到文化的影响和制约,在一定程度上也折射出人们在特定条件下所蕴含的心理特征。

  粤语中的禁忌语不仅反映了丰富的商业文化,也反映了人们焦虑恐惧、趋吉避凶的心理。首先,语言和文化相互影响,相辅相成。理解语言必须了解文化,也只有了解文化才能理解语言。粤语中的禁忌语与广东的商业文化关系十分紧密,它的形成不仅受到商业文化的影响,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商业文化。广东省南临南海,背靠五岭。境内河网纵横,珠江三角洲为东、西、北江三江的汇合点,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在古代,广东的交通运输多靠船只,商品交换多在江边河旁集市进行,经年累月,逐渐建立起许多市镇。唐代开凿梅岭后,沟通了南北物资交流,外国商人前来经商的人非常多。清代,广州曾一度是全国唯一的对外贸易口岸。鸦片战争后,广州、江门、汕头、惠州等沿海口岸相继开放。受海外风气影响,商人思想较为开放,商业迅速发展。由此,广东形成了一种古已有之的浓厚的商业文化氛围。在这种商业文化不断繁荣发展的基础上,粤语中就出现了数量较多的禁忌语。如上所述,广东人把晚上关门停止营业称为“打烊”,“竹杠面”称为“竹升面”,“空屋出租”叫“吉屋出租”,等等。其次,社会心理学的基本原理告诉我们,当有清晰的危险近在眼前时,人们就会产生恐惧;当危险朦胧不清时,人们就会产生焦虑。在语言禁忌中,大多数的情况是由于人们对语言所代表的危险或不祥之物的焦虑和恐惧。由于远古的愚昧和近代的迷信,人们往往将语言与语言所代表的事物等同起来,或者认为与语言所代表的事物存在着某种必然的联系,因此在心理上对忌讳的事物产生焦虑感和恐惧感,进而发展到用委婉的方式替代使人焦虑的语言。恐惧会产生恐惧控制反应,也就是产生控制恐惧的心理和行为,或者是产生回避的想法和行为。因此,粤语中的禁忌语在一定程度上是人们焦虑恐惧心理的折射。由于迷信思想作祟,人们相信吉凶祸福是由命运安排的,由此产生了趋吉避凶的观念。民间有“说凶即凶,说祸即祸”的畏惧心理,所以有“灯下不说鬼,进山不说狼”的禁忌。因此,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出现了与趋吉避凶心理相关的委婉语,从而通过委婉语的使用设法在言语活动中祈求吉利避免凶灾。同时,也出现了一些吉利词。如广东有一道名菜叫作“发菜鱼丸”,谐音“发财鱼延”;春节时赶花市,家家都购回一盆金桔,取“桔”与“吉”同音,表示“吉祥如意”;大年初一要买回一把带有根的生菜,取“生财”之义,并寓意“有头有尾”;新年吃年糕,寄寓“年年高”的愿望。这些吉利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人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希冀与向往。因此,粤语中的禁忌语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人们趋吉避凶心理的折射。

  禁忌语属于语言禁忌的范畴,是富有地方方言或社会方言特色的语言风俗现象。禁忌语既是一种语言现象,又是一种社会现象。它的形成主要是由各种社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粤语中的禁忌语体现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理解、分析禁忌语的文化心理内涵,有助于了解人类社会的发展变化情况,加深对汉语语言现象和文化背景的理解。同时,正确运用禁忌语,也会促进人们之间交流的有效性。

 

  (作者单位: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

 


编辑整理:青年与社会杂志社官方网站:www.qnysh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