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万方数据,维普,龙源期刊网

主管: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云南省委员会

你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世界秩序的中国解释

青年与社会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云南省委员会

主办单位:青年与社会杂志社

编辑出版:《青年与社会》杂志社

国内刊号:CN 53-1037/C

国际刊号:ISSN 1006-9682

邮发代号:64-38

出版周期:旬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发行范围:国内外公开发行

投稿邮箱 :qnysh@qnyshzzs.com

在线编辑QQ :1951404478

《青年与社会》
投稿邮箱:qnysh@qnyshzzs.com
编辑在线: 1951404478
新闻动态

世界秩序的中国解释


发布时间:2021/05/12 阅读数:147

  2018年开始断崖式下滑的中美关系不是国际关系理论所能解释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中美关系已经不是双边关系,而是全球政治的关系。中国和美国的对外关系行为都具有世界性意义,两个具有世界意义的大国之间的互动,自然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双边性的国际关系,而是事关世界秩序走向的世界政治。世界政治研究是国际关系理论的转型与升级。

  政治思潮塑造世界秩序

  什么是世界政治?习惯上,中国之外的国外政治就被认为是世界政治;或者,世界政治是指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的互动性和关联性。但是,即使是后者,也少有将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统合起来的研究,或许是因为国际政治属于“无政府状态”而国内政治是“良序社会”,由此塑造了不同的研究传统和学术规范。

  全球史给我们的启示是,如果某种“力量”将互不关联的国家、地区联结起来进而形成结构化网络,世界政治便形成了。因此,理解世界政治的关键是寻找某种支撑结构化网络的行动单元或者研究单元。对此,人们可能首先想到的是资本(贸易)的力量和技术的作用。确实,资本和技术推动的大航海,将地理意义上的“世界”变成了政治意义上的世界,即世界政治。这是我们熟悉的世界政治史的起点,以“资本主义”为研究单元(行动单元)的世界政治研究,也取得了国际社会科学界绕不开的智识成就——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理论。可以说,这是世界政治的历时性研究,即现存的世界秩序是怎么演化而来的。沃勒斯坦深刻揭示了当今世界秩序的资本主义本质属性,使得“自由国际秩序”之类的说法显得既幼稚又滑稽。

  世界政治研究不仅是学术性的,还是政治性的,即回答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的“同频共振”现象——这是各大国无不关心的火烧眉毛的政治。诱发同频共振的力量是什么呢?沃勒斯坦的理论关注历时性演化,志不在此。亨廷顿发现了作为“世界政治思维框架”的文明范式,属于历史政治学范畴,影响巨大但不能回答两种文明之间为何昨天不冲突而今日冲突,或者说不能解释为什么不同文明之间并不必然发生冲突。所以,基于文明范式的“世界政治思维框架”有待发展,我们发现,特定的政治思潮可能诱发并刺激文明的冲突,以政治思潮为研究单元的世界政治学或许是一种答案。

  我们给世界政治学的一个初步规定是:政治思潮诱发的国内制度变迁以及由此所塑造的国际关系与世界秩序。第一,世界政治学至少是政治思潮、比较政治和国际关系的学科集成式的新型研究议程和新学科。这并不是大杂烩式的混合,而是一种有明确的研究单元、旨在揭示深层结构的研究。第二,如果说国际关系学主要研究的是国家之间的“现状性结构”或“结果性结构”,而政治思潮和比较政治发展着重于回答“过程性结构”,那么世界政治学则是一门包含了“过程性结构”和“结果性结构”的学科。第三,如果说问题导向的国际关系研究重在“怎么办”这种极具现实性、实践性的问题,世界政治学则努力回答“怎么办”背后的“为什么”,并提出“怎么办”。不理解“为什么”的“怎么办”往往无效。“为什么”往往发生于各个领域的深层结构,深层结构研究是生产理论的富矿,也应该是具有理论企图心的学者的驻足之地。

  世界政治具有层次性

  如何研究世界政治学呢?作为一门学科集成式学科,看上去无所不包,研究从何处出发?笔者认为,世界政治具有层次性,它们是时间进程所形成的深层结构、国家之间的单元层次和非政府为主体的次单元层次,而每个层次都可以从不同维度去观察,即不同的层次性结构(研究议程)要有不同的研究路径或者研究单元;一个层次的问题可能有多种研究单元。这样,世界政治学就是一种可以操作的研究议程。就世界政治的深层结构研究而言,《世界政治理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21年1月版)展示了以资本主义为研究单元的世界体系理论、以文明范式为研究单元的文明冲突论、以政治思潮为研究单元的世界政治体系理论。

  为何要以政治思潮为研究单元研究世界政治变迁和世界秩序?世界政治最重要的主体无疑还是国家,而国家的原子化成分是人,由人构成的世界政治说到底是观念政治。这不仅是哲学意义上的,更是世界政治史的写照。

  以政治思潮为研究单元建构世界政治史,并在世界政治史基础上研究世界政治体系或世界秩序,是该书呈现的三个关键词:政治思潮、世界政治史和世界政治体系。世界政治史是国际社会科学研究中尚待建构的知识体系,在西方知识界,有发达的全球史研究而无世界政治史,笔者认为是西方学人的一种避重就轻的做法,或者说以形式主义代替了本质主义。要知道,世界政治史是一种整合性知识,不但能回答国家间关系,还能从根本上回答人的观念是如何形成的、我们为什么以这样而不是那样的方式思考问题,更能解释国家间不平等之起源。不去研究这些重大的本质性政治问题而聚焦于各种“物件”的全球史,固然安全且有趣,但无助于理解事关人类前途的根本问题——政治,因此也很难产生堪与沃勒斯坦、亨廷顿相媲美的学者。同样的智识水平用来研究意义不同的课题,会产生具有巨大思想价值落差的理论成果。世界政治史研究是一项值得为之奉献的学术弘业。

  以政治思潮为研究单元

  要建构世界政治学科,首先需要认识国际关系理论起点的现实主义理论的困境,世界政治学可以视为国际关系学的转型升级学科,初步讨论了世界政治学的学科建设诸问题。学科要立得住,必须有相关历史的系统研究,在世界政治史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世界政治体系概念,以便我们理解世界政治的性质以及政治学理论和国际关系理论的现状。那么,到底该怎么研究世界政治呢?该书提出了世界政治的层次性与研究单元的多样性概念,系统梳理了沃勒斯坦基于资本主义研究单元而提出的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理论;重新阐释了亨廷顿的文明范式,在历史政治学脉络上重述了作为世界政治思维框架的文明范式;在总结他人成果的同时,提出以政治思潮研究单元而观察世界政治的变迁,并分别从两种影响最大的政治思潮研究世界政治的变迁和世界秩序的重组。大变革中的世界秩序呼唤世界政治理论。

  基于世界政治史的世界政治理论研究让人感慨万千:今天的世界秩序比500年前的东亚儒家秩序更文明、更公正吗?这不是单线的进步史观所能回答的。自由化浪潮的非预期结果是对“自由世界秩序”的冲击,这是道家“反者道之动”循环式世界观才能解释的。这也启示我们,需要更复杂、更谦卑地面对我们尚不能很好地理解的世界政治结构与世界政治变迁。

 

  (本文系《世界政治理论》序,此次刊发略有修改)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编辑整理:青年与社会杂志社官方网站:www.qnysh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