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万方数据,维普,龙源期刊网

主管: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云南省委员会

你的位置: 首页 » 论文鉴赏 » 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的维度探析

青年与社会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云南省委员会

主办单位:青年与社会杂志社

编辑出版:《青年与社会》杂志社

国内刊号:CN 53-1037/C

国际刊号:ISSN 1006-9682

邮发代号:64-38

出版周期:旬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发行范围:国内外公开发行

投稿邮箱 :qnysh@qnyshzzs.com

在线编辑QQ :1951404478

《青年与社会》
投稿邮箱:qnysh@qnyshzzs.com
编辑在线: 1951404478
论文鉴赏

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的维度探析


发布时间:2021-03-19 阅读数:87

摘 要: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的科学实践观蕴含着马克思主义实践观,标志着思想政治教育从“人学”范式转向“实践”范式,既体现了新时代思政政治教育实践理论的丰富内涵,思想体系和实践要求,又指导着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不断进行改革创新。从社会实践维度、革命性维度和本体性维度三个方面来分析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维度,有助于更好地坚持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的政治性和科学性。

关键词: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维度

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教育实践观是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理论的科学实践观。深化对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的认识,有利于思想政治理论教育和实践教育的有机结合,从而推动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培养体系的日臻完善。

一、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的思想渊源

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是科学实践观范式下的思想政治教育,实质是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置身于历史社会中,从实践的动态发展的历史活动中去探讨思想政治教育根本性问题的认识、解读和把握。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即关于科学实践观范式下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的总看法、根本观点和基本态度。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内容包括了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教育、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教育、理想信念教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道德观和法治观教育、中国精神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等内容,蕴含了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价值,开拓了思想政治教育思想研究的新领域,不断促进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中国化和时代化发展。

二、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的维度分析

(一)本体性维度

从本体性维度来解释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即认为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作为人类的一项实践活动,不仅仅是理论家在逻辑上的完成,更是经验的完成。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仍然根本上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提高人类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能力。而从逻辑顺序上,本体性维度解释了人与思想政治教育的必然联系,本体性实践维度把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归结为人类历史实践的一部分,也是一种实践的历史经验的完成,即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在历史实践中完成自我建构,也就是在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完成自我建构。

首先,思想政治教育是“经验存在”和“超验存在”两部分构成的,对着人类经验的肉体层面和超验的精神层面。人的存在使得思想政治教育完成对经验性的超越,实现了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从知识论和经验论的局限中跳跃出来获得科学性和发展性。

其次,本体性维度让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回归到人类社会框架中去寻找教育的目标和价值。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目标是用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来武装人类,实现作为个体的人的发展。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价值只能从教育效果和意义中去寻找,即让人们通过对思想政治理论的掌握从而反过来指导人类社会实践,促进实践的完成。

(二)社会实践性维度

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具有社会实践性维度的重要性,因为思想政治教育是作为调节人与人之间政治关系的实践活动,是思想政治教育主体在思想政治教育活动中的思想政治理念再建构的过程,而不是将被生产出来的知识概念机械化灌输的教化过程。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包含了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与思政政治教育主体的互动过程,更包含了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的“思想实践”的关键步骤,毕竟作为主体的人事实上只有在生活世界中才能真正实现“思想实践”的完成,思想政治教育主体也只有在具体的政治参与和生活实践中才能完成思想的建构,即思想政治理念的个体性生成。

首先,社会实践性是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的产生基础。人类知识的来源只能是通过直接经验或者间接经验获得,而作为个体的人,必须在社会实践活动中完成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因为社会实践是共同的、具体的、不断发展的,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主体从实践中接触感性对象并检验真理,获得认识客观事物的辩证思维以及把握事物变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是教育主体对思想政治理论完成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飞跃过程,最终获得科学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为推动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做贡献。

其次,社会实践是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的发展动力。习近平新时代具体的社会实践活动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实践和生活实践的经验内容构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不断给人们的思想认识提供新课题,思想政治教育主体在教育互动过程中对新课题、新感性材料进行辨析和回答,形成思想政治教育新经验,进一步发展了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理论。

(三)革命性维度

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还在于思想政治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改造世界而不是解释世界,因此,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必然具有革命性维度。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要正確把握认识与实践的关系,做到知行合一,要号召具有革命性的教育主体走到群众当中去,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方法,积极投身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

首先,革命性维度在于思想政治教育主体要保持思想活跃,深刻把握科学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不断系统攻坚克难、化解矛盾、驾驭复杂局面的能力,培养实际工作能力。其次,革命性维度还包括要了解当前我国国情、民情,认真分析当前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中的一些理论问题和实际问题,弄清现实和理想、现实和未来的辩证关系,做改革的生力军。

三、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的重大意义

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要确定马克思主义思想,又要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有正确的理解和把握,要在社会实践中把马克思主义理论内化为自己思想和行为准则的体系,即掌握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也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关键成果的解读,具有理论层面的建构意义。

(一)理论意义

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是学术界对思想政治教育的研究范式从社会取向到人学取向及二元对立问题而重新审视思想政治教育的起源及本质,从而转向马克思主义实践观的视角采取科学实践观范式探讨思想政治教育本质、价值特征及价值实现原则等问题的总概括。相关学者主要从马克思交往实践观出发讨论思想政治教育中人的价值回归以及高校网络思想政治教育主体间性何以可能。也有学者从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出发,分析新时期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理路和传播维度。学者们对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维度研究更多侧重于思想政治教育科学实践观范式、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教学方法运用及其价值的探讨。

但是,目前的研究陷入了马克思所批判的黑格尔的“无人身的理性”以及费尔巴哈的“感性存在”而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进而陷入了偏结构主义,或者将思想政治教育实践研究简化为“第二课堂”实践教学环节研究或者“第三课堂”社会实践环节研究设计;或者对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的“实践”本身却缺少了马克思实践生产维度、革命维度和本体性维度三维度的总结和反思,正如蒋伟杰等提出的社会实践不但要精心设计、“下马观花”,更要认真总结再反思形成实践理念,才能真正为社会主义事业做贡献。

(二)实践意义

作为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理论和关键点之一,实践观不但具有社会生产性维度、“人学”本体性维度,最重要的是革命性维度,因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最终的目的是改造世界,而不仅仅是解释世界。因此,在实践层面,有助于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探索、从“思维实践”入手对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进行马克思主义实践观中国化的解读,以进一步指导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有助于让思想政治教育在全国大地开花结果、有助于思政教师队伍在思想政治教育教学过程中通过把握实践的本体性维度和革命性维度进而更具科学理性地进行思想政治教学设计,促进思想政治教育主体间实践“课堂”+“课外”、“ 校内”+“校外”空间以及“实体空间+虚拟空间”的建构并加以引导。

比如,针对《新时代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理论课教学工作要求》文件明确提出的 “从本科思想政治理论课现有学分中划出2个学分,开展本科思想政治理论课实践教学”、“网络教学作为思想政治理论课辅助手段,不得挤占课堂教学时数”、“课堂教学以学生为主体,以教师为主导”等要求,可以根据马克思实践三维度的统一意识,在现实情境中建构情境,并探讨各种情境下的技术策略及实践所具有的知识再生成的可能性,具有一定的研究思路和经验检验的创新,这是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解读也是经验检验和理论再建构,是“经验检验真理”的尝试,是对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的深入研究并总结,并且在实际工作中提供一种实践理念,对具体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具有一定的指导作用。

此外,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可以据此建构“课堂+校园文化+虚拟空间”三层面的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空间及实践内容,进一步把握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的思政教育实践活动的社会生产性和现实革命性,进一步提升思想政治理论课的参与感和获得感。

所以,阐释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观,是进一步阐释思想政治教育学科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学科发展的生产向度、革命向度及其人文关怀,丰富了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理论,也进一步阐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人文性、革命性和实践性。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著.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M].人民出版社,1979.

[2] (美)托马斯·库恩(ThomasS.Kuhn)著.科学革命的结构[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

[3] 郑永廷.论思想政治教育的本质及其发展[J].教学与研究,2001(03):49-52.

[4] 沈壮海.专题概述:从数据看大学生日常思想政治教育的成效与进路[J].思想教育研究,2017(11):69.

[5] 许斗斗.马克思实践理论的革命性及其当代反思[J].东南学术,2014(06):24-29+274.

[6] 王秀阁.论思想政治教育研究取向的问题——马克思主义實践观视角[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5(05):129-134.

[7] 骆郁廷.思想政治教育的本质在于思想掌握群众[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2(09):128-137+160.

[8] 董雅华.论思想政治教育中的知识性与价值性[J].贵州社会科学,2017(02):12-19.

[9] 陈念,金林南.思想政治教育中“思想”的实践维度觉解[J].思想教育研究,2017(11):24-28.

[10] 廖灵丹.新时期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理路——基于习近平系列重要讲话视角[J].教育探索,2016(07):93-97.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8年福建省中青年思想政治课教师择优计划项目(JZ180143);2018年福建师范大学闽南科技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项目(编号:MKSZZX1803);2018年福建师范大学闽南科技学院校级教改项目(编号:MKJG2018010)。

作者简介:黄鑫英(1987-),女,福建泉州人,讲师,就职于福建师范大学闽南科技学院,硕士,研究方向:思想政治教育与实践。


编辑整理:青年与社会杂志社官方网站:www.qnyshzzs.com